宁九仙四人闻言,脸上同时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姜破煞说的没错,今日宁奇杀了这么多人,官府那边怎么遮掩,听说江阴城城主手中掌握着一支强兵,有两千之数,每一个,都是善战的精兵!“如何?

  你考虑一下,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反而留下我的性命,的的确确能够帮到你!”

  姜破煞越来越镇定,脸上的笑容没有先前那般僵硬。

  他觉得自己提出的条件,对方必须接受,紫府若是当初的紫府,这点小事自然可以遮掩。

  可现如今,紫府只有紫云一个女人家坐镇,当初与紫府关系较好的几个家族,或江阴城的官员,有传闻已经不太搭理紫府。

  想要遮掩今日这样的事情,以现如今的紫府来说,根本做不到!“黑虎帮死了多少人,关我什么事?

  今日除了你,难道还会有人告发我不成?

  现在一切,都是讲证据呀。”

  宁奇淡笑道。

  “难道他是想……”姜破煞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刻,宁奇已经走到他面前,稚嫩的面容,并不是很强壮的身躯,却给他带来一种群山峻岭般的威压!“所以,还是请你上路吧。”

  宁奇笑了笑,伸手抓住姜破煞的脖子:“你放心,你死之后,姜家自会有人接替你的家主之位。

  至于你那残废的儿子,以后的生活可能会有些许困难,但是看在同是姜家族人的份上,你的哥哥弟弟应该不会太为难他,至少,会给他一个栖身之所。”

  “你……”姜破煞双目涌出源源不断的恐惧,刹那间,他的脑海里就已经想到自己死后,姜家会发生的事情。

  首先对他家主之位虎视眈眈的几个兄弟,必然不会轻易让姜天树来接替其位子。

  姜天树的双腿断了,已是个残废,同时他年龄尚小,根基尚浅,根本斗不过他那几个兄弟。

  之后家主之位必然落入其某个兄弟手中,按照以往他对那几个兄弟的镇压,不管是谁得到家主之位,恐怕都不会给他妻儿留下太多的东西,宁奇说的没错,栖身之所也许会有,其他……就无法奢求了。

  念及此处,姜破煞浑身如筛子般颤抖起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日前来黑虎帮的决定,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死了他一人,牵连他这一房全部族人!“我,我不找你报仇了,我绝对不找你报仇了,只要你今日不杀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紫府最近不是急需一笔钱财吗?

  我给你,帮你渡过紫府的难关,你饶我一命,饶我一命。”

  姜破煞语速极快的道。

  “紫府的难关在你眼中是难关,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

  宁奇轻笑一声,手中猛然用力。

  咔嚓!姜破煞的双眸渐渐失去了生机,脑袋耷拉到一侧,当宁奇松开手后,他的尸身便轰然倒在了地上。

  宁九仙四人倒吸一口凉气,望着宁奇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但是震惊之中,宁恒的双眸却爆发出一阵兴奋之色,“哥,你一只手就把这老头给捏死了!”

  “爹,娘,今日他们若是不死,我们宁家必然大祸临头。”

  宁奇朝宁恒笑了笑。

  随后目光落在宁九仙和与王慕婷相貌一模一样的宁母身上,认真的道。

  不管这是不是幻境,他们两人今日能够站在一起,宁奇心中突然有了些许的安慰,便是幻境,也无所谓了。

  宁九仙神色变幻了几下,最终冷静下来,“你说的不错,今日我瞧他们的口气,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我们宁府不比当初,以这两人在江阴城的权势,若不死,我们一家五口人就绝对没有容身之地!”

  “只是满地的尸首,应该如何处置?”

  宁母担忧道。

  “看见我们的人,基本都死了,我们回紫府便是,至于这些尸首,自然有官府处置。”

  宁奇笑道。

  半个时辰后。

  江阴城的总捕头历虎拖拖拉拉,终于带着捕快赶到黑虎帮,晓岚神色有些焦急,她朝历虎道:“历捕头,你们动作能否快点,我家姑爷被带走很久了,若姑爷出了事,定然唯你是问!”

  “晓岚姑娘,不是我动作不够快,一收到消息,我不就带人跟你过来了吗。”

  历虎懒洋洋的道:“正常情况下,这种事在没有确定结果的时候,我们就算不出面,也符合规矩,这还是看在紫府的份上,晓岚姑娘再这般催促,不免不近人情了点。”

  “你……”晓岚气急,但最终她忍下脾气,摆出一副好言好语的态度,道:“历捕头辛苦了,今日事情结束,紫府定然有薄礼奉上。”

  “呵呵,薄礼就不必了,我们是不能收受贿赂的。”

  历虎皮笑肉不笑的道。

  随后他吩咐手下去敲门,敲了半天,却不见有人来开,历虎眼中闪过一抹惊疑不定之色,等了一会儿,便让手下破门而入。

  晓岚跟着一群捕快进了黑虎帮,这里面静悄悄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就算是吊儿郎当,全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更是故意为黑虎帮拖延了一些时间的历虎,都嗅到了一丝异常的味道。

  “大人,这家伙躲在假山里面,被我们发现了。”

  一个捕快抓着一名一脸惊恐的家丁跑了过来。

  “说,你为何躲在假山里面!”

  历虎喝道。

  “原,原来是捕头大人……”那家丁明显松了口气,随后脸色惊恐的道:“小的刚刚见大堂那边许久都没有动静,便壮着胆子进去瞧了一眼,结果发现老爷他们全都死了……”“什么?

  都死了?”

  历虎厉声道:“说清楚,到底是谁死了!”

  家丁畏畏缩缩的说了几个人名,黑虎帮毕竟不是很光彩,总不能大当家二当家的说,他怕历虎此来目的就是黑虎帮,又不想被黑虎帮牵连,只能支支吾吾。

  “你不用说了,我等快去大堂看一眼!”

  历虎摆摆手,命令家丁闭嘴,随后带着人前往大堂,当他们看见里面的那一幕后,所有人都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唯独晓岚在惊惧之余,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欢迎大家访问:经典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jingdianshuwu.com/1_2955/4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