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妈妈就要带弟弟回东区了。”

  “诶?回东区?为什么?”

  母亲没有立刻回答古韵,屋子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母亲的眼神让她非常惶恐。

  “那是因为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天分,你的弟弟他从小学东西就要比别的孩子慢一些。”

  “可是他说他昨天才和我说,他未来也要考进军事院校。”

  “正因如此,妈妈才必须带他回到东区,这里有你就已经足够了,妈妈和爸爸希望你的弟弟能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我不明白,去军事类院校有什么不好?”

  “那是因为……韵韵,这个道理,你以后会明白的。”

  母亲欲言又止:“虽然妈妈带弟弟回了东区,但是每个假期你都可以回来。”

  ………………

  古韵感觉自己在快速下坠着,她听部队的前辈们开玩笑时说过,当人在濒死时,过往的记忆会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一一闪过。

  明白母亲的话已经是好几年之后的事了。

  当时她站在烈士陵墓,父亲的战友们来来往往,将一些从前线带回来的遗物放在一个个墓碑之前,整个墓园都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在那一天,她得知了一些数字。

  白鲸部队的平静年龄是40岁,每年会有两成左右的新兵死于境外的军事行动,只有不到三成的白鲸部队的军人能光荣退伍。

  事实上在此之前,她已经随父亲参加过几次追悼会了,而每一次,父亲的解释是,他的运气一直不错,就算只有三成的人能光荣退伍,他也会是其中一员

  父亲还说过许多话。

  比如当她拿下高中赛事的冠军时,已经将近五十的父亲高兴得像个小伙子,高举酒杯和战友们喝得酩酊大醉,他一直念叨着这些都是他年轻时也不曾取得过的成就,他还和所有战友打断,赌自己的女儿未来一定会成为比他们更加优秀的军人。

  而在父亲喝醉后,她第一次听到了父亲关于古翔的真实想法。

  让没有才能的人远离战场,这是他们身为过来人唯一能做的事了。

  古韵还记得父亲喝得涨红了脸,用力拍着她的肩头嘱托着:“韵韵,古翔他这辈子就只有这样了,可是你不同,你是他的姐姐,比他大了四岁,等到了你老子我老到打不动仗的那天,保护母亲和弟弟的任务扛在你肩上了!”

  “古韵……”

  “古韵!”

  她耳边似乎响起了熟悉的呼唤声。

  在她的记忆深处,有一个从小就跟在她屁股后面,扬言迟早有一天要打赢的她小鬼。

  ……

  “太难看了,古韵!”

  下坠的似乎停止了。

  她的眼睛眯开一条缝,正对着的太阳有些刺眼,她愣了愣才看清古翔咬牙切齿的表情。

  “跑……”

  她下意识地说道。

  跑得越远越好。

  短暂的交手让古韵明白了一件事,近乎无敌的防御力以及无与伦比的破坏力——那个自称灾厄『干部』的盲人不是她能应付的,无论她是否处于有利地形,都不可能敌得过这样的强敌,虽然很不甘心,但她意识到自己能支撑的现在,仅仅是因为对方一直只是抱着玩闹的态度罢了。

  至少需要队长……或者更高职级的人才有可能阻止他。

  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古翔赶快逃跑。

  “我已经能看见了。”

  古翔却没有逃跑的意思,他死死盯着古韵落下的方向:“我已经能看见他的攻击方式了——那家伙,是用音波进行攻击的!”

  他觉得自己或许需要感谢王沈,没有在东区与洛丁的一战,他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意识到自己的能力。

  能够看见力场的波动。

  古翔知道,这只是一个平庸的能力,用田博士的话来说,仅仅在能力者协会,拥有和他差不多品级的能力者就有上百人。

  不过……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以天赋着称的选手。

  “这一次,轮到我去给你报仇了……竟敢对古韵出手,你给我等着吧!喝啊——!”

  伴随着一身怒吼……

  古韵模糊的视线看见双手抱着断开的栏杆,努力朝楼上爬去的古翔。

  没有直接腾空而起,甚至因为伤还没有好利索的缘故,他的动作显得有些不协调。气势十足的怒吼之后,他不得不回归普通人的身份,一下一下地朝楼上爬去。

  笨拙的动作,如果是在战场上的话,还没等他怕上去,就已经被敌人打成筛子了。

  这就是父亲所说的……

  没有才能的人。

  “你别跑,给我等着!”

  向上攀爬的同时,古翔还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着。

  ……

  “嗯?”

  盲人奋笔疾书的动作停了下来,听觉异常灵敏的他自然听到了下面传来的响动。

  恼怒、刺耳却又平庸的声音。

  这是每个普通人都能发出、并且时常会发出的声音,在“饱餐一顿”之后,这样的声音未免有些倒胃口了。

  “你要把那个女孩给你争取来的性命白白浪费掉么?”

  “找死的人是你才对!”

  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古翔站定了之后,已经气喘吁吁了。他在医院的时候只进行了普通的康复训练,活动量还远远没有到达能够适应战斗的程度。

  “砰——”

  又是枪响。

  枯燥而乏味的声音。

  “子弹是没用的。”盲人皱了皱眉头,他对于枯燥而乏味的人没有任何耐心——“第二音阶。”

  能看见!

  古翔看见了犹如实质的音符,音符刹那间便形成了如同月牙般的圆弧,射向盲人的子弹在靠近之前便被圆弧劈成了两半。

  他此刻大伤未愈,想要躲开如此迅速的攻击实在有些困难……不,就算没有受伤,他也不是那种能够轻易躲开子弹的人,所以在开枪的同时,古翔便已经向一侧闪去,映入眼帘的不只是音阶形成的月牙,他还看见了万千条轨迹。

  ——直取对方项上人头的轨迹!

  对他来说,子弹并不是用来攻击的。

  和古韵无数次的练习让古翔明白了一个道理,像他这种反应速度比天才慢半拍的普通人,想要打赢天才的唯一的方法,就是预知到对方的行动,并提前做出反应。

  而就在刚才,他已经摸清了对方能力的“漏洞”。

  尽管拥有无与伦比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但他在短时间内却只能使出一种音阶,拥有切割效果的第二音阶第一目标必定是射去的子弹。

  第二枪——!

  古翔拼尽全力移动着,在他眼前的是一条条铺好的轨迹。

  这让他确信,此时此刻自己正走在通往胜利的轨迹上!

欢迎大家访问:经典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jingdianshuwu.com/1_2998/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