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姜千禧的少年处处透着古怪,很明显他不受“净场手表”的影响,然后又表现出能够看穿反光太阳镜的伪装。如果说他也是一只契约魔,具备了看穿幻术的能力,那么费奇可以理解。但从他的灵魂来看,不折不扣的一个人类,毫无花哨之处,这就显得有些可疑了。

  费奇主动过去和他坐在一起,一部分也是出于防范的想法:万一这是个拥有诡异能力的危险分子呢?不过,姜千禧的注意力全在面前的食物以及摆在桌面的手机上,他正用最快的速度吃完,好赶上即将到来的点餐高峰期。

  他想多接几个活儿,这比关注对面的食客重要多了。

  只用了七分钟时间,他就吃完饭并收拾好东西,与几个人告别,并骑上了外面的电动车。田莎走到门口,目送他离开,然后朝左右观察了一会儿,这才放下心,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们的物品也有失效的时候,这一点我还真没想过。”费奇说道:“是不是任何一种力量体系都有自己的局限性?”

  “当然是这样了。”田莎点了点头:“那个年轻人应该有些特殊,我的同事会去调查一下。不管使用什么样的装置,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不过有位长者说过:谁也不是全知全能的,这才让世界变得精彩。”

  除了以活跃的灵魂和思想来适应和改变世界之外,并没有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正如会有外卖小哥没有被“净场手表”影响,正如最安全的魔杖也会令人晕眩一样。任何体系都无法包含所有情况,只有不断改进、改良和融合吸收,才能在不断进步的状态下保持存活。

  费奇的魔法矩阵系统也是一样,他认为好的,只是最适合自己的,其他人也不见得就一定好。目前,他只能让魔法学校给所有学生完全相同的教导,将他的魔法矩阵体系灌输到学生的脑袋里。但是矩阵、符文语句,这些概念与他长期进行的工作密不可分,那些计算机和软件系统常用的概念,让学生们接受起来就很吃力,只能靠死记硬背。这一次到巫师界来,也是想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更好地培养学生。

  吃完饭,完成打包,一行人留下了堆成小山一样的盘子。他们结账的金额一点都不比店老板正常营业时的数字低。他们前脚离开,后脚便有人走了进来,一边感叹着“这里有地方,真是太幸运了”,一边拿起了菜单。对于这个街角的餐馆,费奇只是无数匆匆过客中的普通一人。即便是帝国皇帝和魔法师,他对这里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这里,对他来说有着家乡的感觉,他在此地就是一个普通人。而登上前往三岛的飞机后,他就要转换身份,拿出自己的威严来。根据在世界之窗了解到的信息,巫师们有着自己不愿放弃的骄傲,非常自豪于拥有魔法的力量。他们这种骄傲形成了独特的文化,它已经很久没有变化过了。

  可外面的世界早就变了。

  田莎安排的小型喷气式商务机快速滑过跑道飞上空中,然后向着西北转向、不断攀升。地面的灯光星星点点,如同另一个夜空,带给人无限遐思。

  “费奇,我有些不舒服。”夏妮指着自己的头发。蛇喜欢钻洞而不是飞天,那些小蛇摇摇晃晃,好似喝醉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连带着夏妮开始严重晕机。山姆也不怎么样,他死死抓着座椅扶手,就好像一松手便会掉下去似的。那张已经变得蜡黄的胖脸,说明他太过紧张,即将到达崩溃的边缘。

  “不如睡一觉如何?”

  夏妮点了点头,然后费奇便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转心魔的精神控制能力如果用在正确的场和,也能起到帮助别人的正面作用。随着带有催眠效果的咒语进入夏妮的头脑,她很快便放松下来,闭上双眼沉沉睡去。没过一会儿,蛇发和山姆也进入梦乡。

  田莎过来调整了一下座椅,将靠背放倒一些,又拿来了枕头和毛毯。“你不睡一会儿吗?路上还有十多个小时呢。”

  “我可以把飞机直接传送过去,这样马上就能到了。”

  “突然出现在雷达信号上的飞机会被当成威胁的——还有另一种可能是被当成外星人,同样也是威胁。”田莎调暗了客舱的灯光,拉下窗板。“如果你不睡的话,我去睡一会儿了?”

  “你的工作不是盯着我吗?”费奇说道:“我如果趁你睡觉去做其他事情呢?”

  “你只要轻轻一伸指头就能让人睡过去,那我盯不盯着你没什么区别。”田莎摊开手,说道:“我只是个普通人,不如你的身体素质好。吃饱了就想睡,是人之常情。”

  “睡吧,挺好。别像我,不需要吃东西也不需要睡觉,仍可以活着,这少了多少乐趣。”

  “不需要吃饭?可你身体活动总需要能量啊?怎么获得补充的?”

  “靠喝地狱的西北风,带有邪恶气息的能量一直连接着我。不管是在地面,还是在这高空。即便到了地狱不曾染指的地方,我自身也是一座地狱的堡垒,靠着腐化和堕落便能生存。”

  “那你应该去当宇航员,不用睡觉和吃饭多省事儿。如果连喘气都不需要就更厉害了!”

  “下一份职业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费奇眯起了眼睛:“你到底还睡不睡?”

  田莎笑笑,自己蜷缩到座椅中,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费奇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等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瞳孔闪烁着金色的光彩。

  魔法矩阵被他召唤出来,符文如同触手一样向各个方向伸展。“客机里居然没有法术,这些摄像头也不具备反隐的效果,甚至连侦测法力的东西都没有。他们就这么放心吗?”费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心真大,也就是你们比较幸运,我并不想搞事。不然就这一会儿功夫,流星暴都砸下去了。”

  费奇将周围检查了一遍,然后将法力收拢起来,集中在右手的魔法矩阵上。现在矩阵如同多层嵌套的圆环,悬浮并旋转在他的右掌上方。费奇集中精神,开始用魔法来计算本地的空间坐标,并以符文的形式表现出来。

  能回来一次不容易,如果能掌握再来一次的权利,那就更好了。地球,作为一个世界,同样是可以用跨空间传送的办法进入的,前提是找到合适、正确和安全的方法。因此再计算出坐标之后,还要弄明白这里的晶壁边界,也就是通过规则都是怎样的。

  这需要大量小心谨慎和细致的试探。为了安全起见,最好是在一个高速移动的状态下进行这样工作,这样在空间概念上有更多的试错机会,也不容易被追踪。高空飞行的客机是再好不过的交通工具了,所以费奇哪里会有精神去休息。

  其他人沉沉地睡了一路,说不定就连飞行员也开着自动驾驶,轮流睡了很久,而费奇一直精神奕奕地试探这里空间的特性,还真发现了不少东西。比如这里的晶壁壁垒要比永黎大陆更加严格,对进出物质和能量都做出了限制,越少、越弱、越稳定的就越容易通过。别说是深狱炼魔了,就算是契约魔和欲魔,也都超出了限制,会被空间的墙壁自动挡下来,根本不需要田莎这些人插手。

  想要不惊动田莎这些人就传送进来,那么力量不能超过常人太多。费奇盘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只有人类形态能进来,还必须先把里面的神力都清理干净。进来的时候,这里的晶壁会自动在他身上留下印痕,因此要少用魔法,否则仍有可能会被发现,然后扔出去。

  只有通过田莎所代表的管理机构或者白旗杂货店这种挂靠的渠道,才能避免被这里的晶壁屏障留痕。在试探中,费奇发现许多人工加固的痕迹,这说明有人在持续保护着地球的边界,防止外人的入侵。发现这点之后,费奇就停下了魔法,以示对边界守卫者的尊重。将所有的法力全部收回体内,他在座位上开始了真正的冥想休息。

  一路飞行,十个小时,从夜晚到夜晚,飞机降落时窗外还是夜色深沉。当轮胎与地面撞击,飞机开始滑行时,费奇解开法术,让夏妮和山姆醒过来。他们用力伸了伸懒腰,然后一齐掏掏耳朵。

  “张大嘴巴,然后做咀嚼的动作,能够缓解不适的感觉。”田莎早就醒了,她一路上要么在看书,要么在吃零食,不过在降落之前已经把那些痕迹都清理干净。“要不要吃点口香糖?可以顺便清新口气。”

  “不用那么麻烦。”费奇伸出手帮他们揉了揉,地狱治疗法术强化了他们的恢复能力,所以这点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真是厉害,我也想学法术,可惜没人教。”田莎虽然这样说,但她的灵魂之火却没有表现出相应的欲望,所以这只是客套。“顺利到达,我们将在这里暂时分手,接下来的行程由巫师界的代表负责接待。我和我的机组将在这里等待,随时恭候大驾。”

  “你不去巫师界?跟着一起玩儿不好吗?”夏妮说道。

  “巫师界看到我们之后就紧张兮兮的,总是说我们要监视和窃取他们的机密。所以就很明显了,现在不是游玩儿的时机。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他们对会使用魔法的人还是很亲切的。”

  费奇点点头,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然后重新带上铁魔像面具。戴上之后,他真实的神情就被掩藏起来,变得不可查,他表现出来的只是他需要表现出来的部分。与此同时,他的衣服也被幻术覆盖,有着永黎大陆特色的施法者长袍展现出来,法杖和长剑也装饰在两侧。

  将属于人的真实掩藏起来之后,帝王的威严便散发出来。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而高高在上,每一处毛孔都恨不得表现出高人一等。巫师们认为能够使用魔法,本身就是高人一等的事情,因此“自然而然”就应该形成、拥有、保持高傲的姿态。与巫师打交道,最好能处于同样“高等”的地位上,这样才有平等。

  尊重这种狗屁不通的道理也是入乡随俗的一部分,费奇一直在飞机上等着,一直到外面的人找来红毯铺在阶梯上,他才走出机舱。田莎躲在机舱角落,带着哭笑不得的神情。也就在半天之前,他们还一起在街边的小馆子里胡吃海塞,那与现在的形象相差太远。

  来迎接费奇的是两难一女。男士穿着燕尾服,女士则穿着长袍,头上戴着尖顶的巫师帽。他们脸上戴着礼仪式的微笑,六只眼睛都在凝视费奇,可他们想要通过观察来获取信息的尝试注定是徒劳的。费奇双脚悬空,漂浮着滑下舷梯,然后问问降落在他们面前。

  “皇帝陛下,欢迎您大驾光临。”一名将淡金色直发在脑后扎起短马尾,有着苍白瓜子脸的男性巫师迎了上来:“我是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司的主管,汤姆·费尔顿;这两位是我的同事,国际魔法贸易标准协会的罗伦·基思夫人以及耶罗尔·约翰逊先生。因为要处理议会的重大紧急事务,我们的魔法部长格兰杰夫人脱不开身,她为不能到场而致以由衷的歉意。”

  费奇点点头。他不需要介绍自己以及身后的人,因为这些信息早就通报了巫师界。他伸出手和三个人握了握,然后指向停在一旁的马车:“这是你们为我准备的交通工具吗?”

  “这是飞行马车,依靠魔法的力量便可翱翔,是前往巫师界最便捷的方式。”耶罗尔·约翰逊主动介绍时,他的金色头发挣脱了定型水的束缚,开始不受控制地竖起来,并随着机场夜间的怪风左右摇摆。“抱歉,这是追求自由的力量。”他赶紧用手压了压。

  “不用在意,自由挺好的。”费奇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依旧看着那辆四轮黑色厢式马车。“我需要问一下,这马车是魔法驱动的,还是前面的黑色魔法兽驱动的?或者那些黑色的有翼马是魔法召唤出来的?”

  “那是一种叫做夜骑(故意写错)的生物,依靠魔法而存活;马车上同样具有飞行相关的魔法,在需要时可以召唤夜骑前来,所以您的推理每一项都正确。”汤姆·费尔顿表情严肃,声音充满自信,显然他能成为另外两人的上司是有些原因的。“陛下,巫师界保证马车的舒适和安全,并为能接待您而感到由衷骄傲。”

  再次听到了“由衷”,于是根本没什么“衷”,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费奇点点头,微微抬了抬手指,于是洛伦·基思夫人便走在前面,引导他们登上马车。

  四只夜骑在费奇接近时低下头来,弯曲前腿,它们应该比巫师更加敏感。

  :。:

欢迎大家访问:经典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jingdianshuwu.com/1_3032/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