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八章  落花山脉深处

  轰哗!

  剑光斩在碟形巨舰之上,斩起无量死亡之光。

  毁灭剑光,竟在这无量死光之中,沙砾一般溃散湮灭。

  丘东的眼睛,刹那暴睁,不敢相信,自己的毁灭剑光,竟然轰不破那个碟形神器。

  巨舰一般的碟形神器,此时飞旋,光芒收敛,逐渐缩小。

  就在此时,林西身前,出现了神锋大帝。

  丘东那一剑,虽然溃灭,但是,也将碟形神器,轰得倒飞,直接就撞向了林西。

  而此时,神锋大帝出现,直接阻挡在中间,轰隆一声。

  巨舰磓在神锋大帝双手之上。

  咔嚓咔嚓,双手骨裂之声响起。

  甚至那倒飞之势,将神锋大帝的神躯,推得朝后仰起。

  “神通法相,给本帝开!”

  轰隆!

  十万丈神通法相,直接将碟形神器抱在怀里,神躯摇晃,巨足后踏一步,踩破虚空,愣是将神躯稳住。

  他是不想让自己的神躯,撞到身后的林西,所以宁可自己受创,也绝不多退一步。

  咔嚓咔嚓!

  神躯的胸骨,传来一阵断裂之声。

  呕噗!

  神锋大帝,此时神血喷出,横挂虚空。

  “锋哥——”

  林西将解除了神通法相的锋哥,抱在怀里,抢过已经缩小到原状的碟形神器。

  他很想现在就追杀那个持剑的强者。

  但是,锋哥为了自己,惨遭重创,自己不能不管。

  直接逼出一滴心头宝血精华,打入神锋大帝体内。

  将神锋大帝,交给追上来的,浑身都惊得冰凉的农飞半帝。

  “带我锋哥回谷中。

  我去追杀那厮!”

  说着,一个瞬移,消失在当地。

  “西弟——”

  神锋大帝,刚要喊住林西,却忽然觉得,自己体内的神血、神元甚至包括神格,都刹那暴动起来。

  无可估量的生命能量,刹那汹涌,冲刷在他的四肢百骸,每一颗细胞之中。

  他就感觉,自己的生命力也好,神格的质量也好,正在飞速提升。

  在这个提升的过程之中,他的伤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痊愈着。

  别人可能没有看到,林西打入他神躯的宝血。

  他可是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宝血的逆天不凡。

  林西现在的宝血,和刚刚拥有了飞檐之后一两年的宝血,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初给布飞烟烟姐解毒,都费了林西不少宝血,也没见得,就能够直接将她巨灵神血脉,全部开启觉醒。

  当时的宝血,要拿来现在复活帝级老祖,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的宝血,还是宝血之中的精华。

  这一次,神锋大帝逮了大便宜。

  本来遥遥无期,觉得再活一世,也未必能够晋级到中位神的瓶颈出现,似乎随时都要破开,引来第二次神雷劫。

  他心中惊涛骇浪,终于发现了林西的秘密。

  也可以说,是发现了万寿丹的秘密。

  所谓的万寿丹之中的后门,其实就是林西的血脉和生命之力。

  这种东西,根本就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炼制者本人,能够以秘术,引爆其中属于自己的血脉因子和生命因子。

  现在林西将这个秘密,暴露给他,那就当他是自己最亲的兄弟了。

  但是兄弟,哥要晋级中位神了啊!

  此时 ,澎湃的能量,冲击着神锋大帝,使得他想动,都动不了了。

  直接告诉农飞半帝:

  “把我弄到千万里无人烟处。

  我要晋级了……”

  农飞半帝惊死了,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晋级了?

  大圆满极境,再晋级不就是……

  我天我天,这是要晋级中位神吗?

  ……

  此时,本来还想给林西再来一剑的丘东,冰冷如毒蛇一般的眼睛,怀着刻骨的仇恨,深深看了林西一眼。

  朝着远处,一个闪烁就是千万里,竟然将三十四个极境妖帝的神通,全部甩在身后,刹那就消失了。

  林西自问,自己的空间秘术,和这个强者有不小的差距。

  这次遭遇突袭,柄并毁灭之剑,发出的毁灭之光,太过强大。

  连碟形神器的死光,也是因为量大量多,才将其冲得溃散湮灭。

  如此杀伤力,林西感觉,至少也应该是完整的上品帝兵,才有可能伤着神锋大帝。

  毕竟神锋大帝,仅靠肉身神躯,抵御了碟形神器的冲击。

  而他这一边,基本上可以说,连下品帝兵也没有。

  林西遗憾地将所有护卫和极境妖帝们召回。

  那个持剑强者,虽然是帝级,但是本身的实力,并不是很强。

  他有两个撒手锏。

  一个是手中的剑。

  可以催发毁灭之光,等闲帝境,神躯难以抵抗。

  一个是他的速度。

  快到了极境妖帝,都难以追及的程度。

  这很不寻常。

  一个至多是初期帝境的强者,怎会有如此极速?

  林西自己的肉身,已经足够强大,堪比初期大帝了。

  但是,想要以这样的极速行进,肉身也有崩溃的可能。

  难道说,这无名强者的肉身,比帝境强者还要强大?

  一向自诩肉身防御无敌的林西,此时震撼,再无傲娇之心。

  在回返飞花谷的路上,林西一直不语。

  不是他恐惧那柄毁灭之光的长剑。

  是他觉得,这个持剑来袭的强者,给他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

  那张面具,几乎就是玄黄城城主府强者的标配,但是,这张面具之后的脸,他的夜瞳,竟然看不太清。

  这是很少出现的事情。

  他连神躯的内脏,甚至细胞都能看的清楚,但是却看不透一副面具?

  当然,他也不是因为这张面具而纠结。

  他相信,只要自己晋级到尊境,夜瞳再一次进化,那面具之后的人脸,将会无处可藏。

  那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睛,太熟悉了。

  但是,却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哪一个仇人,会对他有着,恨不得食肉寝皮的仇恨。

  一路以来,他的仇人数也数不清,数以百万计的武修,惨死在那他手里。

  有一些,的确罪不至死。

  但是林西没有选择啊!那么多人要劫夺我,镇压我,我绞尽脑汁对付他们,你不想搞我,你离远点啊!

  但是,林西可以肯定,这个来袭的剑手,绝对不是这种仇家。

  那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渗透骨髓的恨意,以及那种永不服输,残忍暴虐,但又智珠在握的感觉。

  让他几乎就要肯定,这是某个和他有着,纠缠不清的渊源的仇家。

  毁灭之力!

  毁灭之剑!

  毁灭之光!

  城主府,终于坐不住了吗?

  回到飞花谷,得知农飞半帝,裹挟着神锋大帝,冲向了落花山脉深处。

  林西猜想到了,锋哥是要晋级了。

  但是想到,那个来袭的剑手,消失的方向,也是落花山脉深处。

  安顿了一下,直接带着四大护卫,朝着落花山脉深处飞去。

  “锋哥,千万不要有事……”

欢迎大家访问:经典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jingdianshuwu.com/1_3033/1468/